无日或忘

渡我苦海,成我圆满。

最喜欢的脆皮鸭T1梯队(随时补充)

priest《过门》《大哥》

巫哲《撒野》《狼行成双》《解药》

七声号角《极简潜水史》《够种》

高台树色《白日事故》《穿堂惊扰琵琶声》

几杯《如琢如磨》

非天夜翔《幺儿》

北南《安知我意》《碎玉投珠》

不问三九(酸菜坛子)《刺青》《刺骨》《心安》

漫漫何其多《AWM》

静水边《年花》

木一了《别后十年》

安知我意句子整理。

我的70A和多多😭 最喜欢的文之一!!!

长忖:

-太喜欢我们多多和70A啦。






2.
-他不知是喜是悲的发现,告别年少时期的沈多意似乎更加高段。
连惊鸿一瞥都没有了,却仍不留情面地搅乱了他心底的一池静水。


4.
-戚时安怔住,他不怎么浪漫,也不信什么一见钟情,但昨晚的一瞥确实令他心动。主动解围,带回家照顾,他没想把“好人”俩字写脸上,他明明满脸都写着“想搞你”。


7.
-“从过去到现在,我在你眼里都是一个用钱就能搞定的人,对吗?”
-“那要看你怎么解释这件事。”
“我在你眼里,不也始终不是什么正经人吗?”
-“你自己不也说了吗,你都搞过。”
-“我说什么你都信,那我现在说想要你,你是不是要报警?”
-“我袭击你了,你可以报警。”
-“报啊,就说沈多意啃破了戚时安的嘴角,看警察怎么处理。”
-“你少缺德了吧!出门不怕被车撞么?!”
-“你忘了吗,你祝过我‘出入平安’。”


9.
-“戚先生,那我回去了?”
-“你刚才解释的时候,为什么一直看着我?”
-“我想对你证明,我不是为了钱什么都做。”
-“为了人情也不行。”
-“什么?”
-“再随便相亲,我亲自出警告信。”


11.
-一见钟情只是数据吸引的话,那认真相处会日久生情吗?
戚时安不知道也不确定,但他想迈出第一步。


-“可你的数据很吸引我,无论过去还是现在。”
-“因为不好的数据你没发现。”
-“那就给我机会让我发现。”
“那时候年纪小,你生活得也不好,所以不接受或者抗拒都很正常,现在没有误会了,我们正常相处,互相了解,我重新看你,你也看看我,好吗?”
-“好。”
-“戚先生,怎么没有祝福?”
-“那我祝你,四时平安。”


13.
-“你干吗写你的名儿。”
-“这怎么办,我一顺手就写错了……”
-“书写很漂亮,名字很好听,写的人我也挺喜欢。”


14.
-“打开的时候就会想起你了,要不把我的名字也写你本儿上?”
-“我用钢笔的时候也会想起你的。”
-“那你一定要每天都用。”


-“赔付给家人的话,第一顺位是谁?”
-“是你的伴侣。”
-“看来得先找个伴侣,那你晚上能和我做个伴,一起吃晚饭吗?”


15.
-想陪你看月落重生灯再红。


29.
-“恨台上卿卿,或台下我我,不是我跟你。”


30.
-戚时安说:“我想你的话,哪儿都能找到。”


31.
-“你有没有想过,给你安全感的根本就不是车,是我。”


32.
-“我在侵蚀你,你回不回应都没关系,反正弄碎一砖一瓦就算成功。”
“我站在墙下很久了,你掉下来也不要怕,我张开手就能接住你。”
“我的怀里,最安全。”


-“为什么我在就不怕了?”
-“因为安全感是你。”


-“心肝儿,初恋到了,签收一下你的男朋友。”


33.
-“我就是想起了第一次遇见你那晚,但我当时睡着了,所以想知道你背我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感觉。”


-“是不是觉得很安全?以后我的前胸后背都供你使用,别诈两句就傻兮兮地说对不起。”


-“戚先生,我签收了,谢谢你的到来。”
-“概不退换,没得后悔。”


-“多意,你快二十八岁了,我说过二十八岁你会运程大变,家业昌盛与否是玩笑话,但你会变得很快乐。二十八岁以前的日子虽然已经过完,但我想把缺失的快乐给你补上。”


-“要是我在,我就剩三分之二给你。”


-流逝的时光无法倒退,那他就给对方成倍的快乐。


34.
-“我们分工合作吧,你负责当下,以后的事儿都交给我。”


-“戚老师,我只爱和你跑火车。”


-“我信仰本心,我的‘本我’和‘超我’都遵从于本心。我看到一个故事想讲给你听,就打给你。我听到你的声音又想见你,就立刻跑来。”


-“你还有小名?”
-“有啊,我小名叫‘老公’。”
“但也别老叫,我怕我受不了。”


36.
-“吃了吧,吃完你的甜度就上升了。”
-“我为什么要甜度上升?我走性感挂的。”
-“这样亲你都是甜的。”
-“趁着我正甜不亲一口啊?”
-“在心里已经亲了,齁儿甜。”


-他们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摸索分寸,又都带着正大光明的宠爱进攻轰炸。


-“我没有在错过的时间里和别人造梦,我是在你没来的时候一边等你,一边努力。”


-“没有尽头的话,我想和你一直走下去。”
-“有你这句话,那什么尽头我都要豁开了。”


37.
-未见你时,怎会知道,暗度陈仓美得像一枕黄粱。


38.
-为一腔爱意四散的感动,和一片光芒四射的宇宙。


40.
-“多意,空气很湿润,风景很漂亮,袋子里的果酱很香甜,我们也有这么好。所以你不用闹个情绪还小心翼翼地考虑我,我更想做让你能肆无忌惮耍赖的人。”


-“刻‘沈多意所有’,得让别人知道你名草有主。”


43.
-原来自他来过,再没走过。断断续续,已经十年踪迹十年心。


44.
-“多多,我好像喜欢你。”


-他向来信奉唯物主义,此时却瞬间倒戈,认准了他的命中注定。


48.
-“戚先生,带你来见我爸妈,你得好好表现。让我有面子一点。”
“不过表现失常也没办法,反正我认准你了,谁也改不了啦。”


49.
-“天灾人祸,趋避之。此外的快乐和幸福,都交给我。”


53.
-他在明,他在暗,目光交汇,他们用眼神共同造了一场梦。


54.
-“你从来没这么狼狈过。”
-“我怕你不要我了。”


56.
-彼时同甘,此刻他们也可以共苦。
互相拥抱,说不清谁给了谁力量。


-“我喜欢的东西你都能猜到,我说的谎话你也都能看穿。”
-“那我呢?”
-“那你走的路,我会永远作陪。”


57.
-“喜欢,谢谢你想我所想。”


-“戚先生,你愿意和我结婚吗,白头偕老的那种。”


-“戚先生,福多顺意。”
-“多多,四时平安。”


-始于恍然一瞥,也始于别后重逢。
一眼入心,十年不忘,百般追随。千言不说自明,万问与他心动。
“这条路好长啊。”
“那就慢慢走。”
余生路长,一同看月落又重生,灯灭灯再红。


58.
-“你那情窦什么时候开,提前告诉我一声,我到时候穿英俊点儿。”


-“我每天都很惦记你。”
-“那我这次来,再也不走了。”

「有时关不上冰箱的门,脚趾撞到了桌腿,临出门找不到想要的东西,突然忍不住掉泪。你觉得小题大作,只有我自己知道为什么。」


——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影评 ​​​

说清醒

哪一刻让你觉得世人皆苦?

小时候大概是一二年级的时候,有一天我自己在家,有人敲门。

我从猫眼一看是个老太太,端着一个铁碗,原来是乞讨的。

我心软,虽然我妈教导过无数次不要给陌生人开门,还是开了。

她局促地站在门口,问我家门口扔的半袋米还要不要。

我妈没跟我说过那个米要扔掉,我也很为难,我就说我也不知道。

她就一直局促地站着,不停地打量那半袋米,嘟囔着:“够吃一冬了。”

我实在不忍心,就从家里米缸舀了一瓢米给她装在随身的一个布口袋里面,

又塞了两个苹果在她手里。她把苹果摸了又摸,在衣服上擦了又擦,眼睛都笑弯了。

我妈回来之后我说到这件事,我妈一来埋怨我随便开门,

二来埋怨我那袋米显然是不要的,然后我妈就叹气,说老太太再来一次就好了。

后来她果然又来了,这一天我妈在家,老太太如愿以偿得到了那半袋米。

我妈看见她的破洞的鞋子,又拉着她在屋里坐了,从柜子里翻出一双没人穿的黄胶鞋。

老太太试了试,说稍微有一点挤脚,但是她穿着鞋子左看右看舍不得脱下来。

我妈就说,您带走吧,家里没人穿这鞋子。

我到现在都记得老太太那时的表情,我甚至记得她的长相。

我记得她的脸被风吹得红红的,两个颧骨高高的,眼睛里顿时就有了眼泪了。

她说她闺女早年死了,儿子去外地找工作再也没有回来过,

说我们一家心肠真好,祝我以后考上大学。

再后来,老太太没有再来过我家里。

几年后我曾经有一次在冬天的街头遇见她,

她在零下二十度的冷风中搓着手站着,还穿着我妈妈给她的那双黄胶鞋。

但那个时候,她的眼睛里只有空洞和木然了,

再也没有第一次到我家乞讨时那种局促、羞涩和神采。

在那之后我一直有一个幻想,我想开个福利院,收留被拐卖的孩子和被遗弃的老人。

我以为自己会有钱做这一切,我以为我有能力为受苦的人们做些好事。

我曾经在街头抱起来疑似被拐卖的、跪在路边乞讨的脏兮兮的孩子,我以为我总会有办法。

可是后来我才发现,在这世道,我甚至自身难保。


说清醒

之前跟朋友喝下午茶,朋友问我,你有认认真真地想过吗,要找个什么样的人陪你过一生?

我说:让我可以依赖的吧。

朋友问,什么叫依赖呢。

我想了想,说,我脾气很差,完美主义,工作压力又大,那种能在我的崩溃时刻继续陪我,不会走开,不会责怪我歇斯底里的人……其实已经很难找了。

我这几年飞速成长,最大的体会是,我越来越不想麻烦别人了。我的崩溃时刻不可以见人,甚至那些不那么明丽的,不那么成果斐然的时刻,也不可以见人。我在大三的时候,曾经为了找个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痛哭,憋着眼泪……走了整整二十分钟。

我知道情绪太沉重了,所以不想让身边的朋友跟我一起背着,我没资格让他们这么做。即使他们主动做了,也会让我觉得我欠了他们点儿什么。

有句话是,现代人的通病是害怕跟人产生羁绊。

是这样的。

我也不想孤独,我也渴望跟人产生亲密的联结,密得掰都掰不开那种,但,我很长时间里不敢相信……会有那么一个人出现,无怨无悔地陪我共度余生,尤其是在他逐渐发现,我的人生并没有那么好过后。

会有那个人吗。

密得掰都掰不开的联结是哪一种呢,之前我看过一部电影,《爱你,罗茜》,印象好深刻。男女主角Alex和Rosie是一起长大的,“最好的朋友”——其实不是,还是有那么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,但在这喜欢被明确身份之前,两个人当然得以朋友之道相处。比如Alex在准备谈恋爱前,会彬彬有礼地告诉Rosie,我去邀请xxx跳舞你觉得怎么样,ok吗。

Rosie说可以啊,无所谓。

其实我觉得Rosie那时候还没有明白自己到底喜不喜欢Alex,或者说,那种喜欢不怎么强烈,还可以被克服。

但Rosie后来逐渐懂了,她就该跟Alex在一起,不能是别人。她太依赖Alex了。

约会出现紧急状况时,她立马拨通Alex的电话,收到理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,她开心得尖叫起来,第一件事是跑去找Alex,把这个消息分享给他。我的泪点就在这里,因为我明白那种——要小跑着去找你的雀跃,根本不用怀疑,是很认真的喜欢。

是那种,把你视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喜欢。

我以前在学校参加话剧比赛,后来拿了第二名,跟第一名差距甚微。宣布名次后我打电话给我喜欢的那个男生,我带着哭腔说真的好可惜,他以很不想听的语气讲,行了行了,我知道,你待会儿再打过来吧。

确实是太喜欢他了,所以想找个人哭一回时,会第一个想到他。

但他……不喜欢我啊,所以他会觉得,你的事儿是你的事儿,不是我的事儿,不要拿来烦我好不好。

“喜欢”这两个字,用俗一点的比喻来讲,就是,“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”。因为关心,关心到骨子里去,所以你经历的一切起承转合,在我这里都是同样的重量。你攀升,我看着你,生怕你跌跤,你下落,我陪着你,为你推开那些绝望。

这是一种义无反顾的担当和勇敢。是一种名为“我觉得你值得最好的人生,所以我要让你过上”的坚持,热烈到近乎执拗。

要找个什么样的人过这一生呢,看完《爱你,罗茜》我懂了,要找那种,不管出现什么问题,遇到什么状况,你都会下意识第一个打电话给他的人。

你敢打给他因为你知道他不会不耐烦,不会装作没听到,你知道他听见你焦急的语气时会真的担心你,不说客套话打发,你知道你是他的优先考虑,你有这个自信。

是的,向来畏畏缩缩不敢被爱的你,也有了关于他的笃定。

我的一生中没多少浪漫时刻,现在还想得起来的一个,是有一次下大雨,我在一块儿小小的屋檐下躲雨,等男朋友送伞过来。

他是淋着雨跑过来的,自己没有打伞。伞被捏在他的手上。

我问他为什么不打伞。

他说:“因为我想快一点过来啊,不想让你等太久。”

那个时刻是我无比确信自己被爱着的时刻。

我知道,他值得我依赖。


够种

而生命是一种酩酊大醉的状态,可能会此生沉醉不醒,可能会初醒方觉一场戏。但它偶尔会被质疑、警醒的飓风袭击,比如亲人离世,比如爱人生别。或被突如其来的灵光刺破,然后看到人生本来的样子。

要么做诗人,要么做天才,要么做勤勉者,要么做废物。

生活推着他们走,总得成为一个。

立正川*季元现

甜甜的《过门》起名含义

“你们要进窄门。因为引到灭亡,那门是宽的,路是大的,进去的人也多;引到永生,那门是窄的,路是小的,找着的人也少。” ————《圣经:新约马太福音》7章13-14节。个人理解,同性恋对于他们来说,就是道门,不仅仅是他们彼此的爱情,现实生活中的种种压力和不理解也是到难以跨过的门,门是窄的,路是小的,跨过去的人很少,但跨过去之后便是永恒,跨过去便是他们成长的爱情,相爱的一生。

每个人生阶段都要有个大致的方向
在25岁之前我告诉自己
做个极致,张扬,凶狠,浪漫且认真的人
希望能做到

hhhhhh 这都什么沙雕图 笑到模糊😂

始于过门,终于够种。
念兹在兹,无日或忘。
幸好,一切不晚。